• 新聞花絮
  •  1407
  •  列印本頁

一位醫師勞工在五一遊行的發言:我不能看到同事相繼死亡而不聞問

一位醫師勞工在五一遊行的發言:我不能看到同事相繼死亡而不聞問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公庫)/2017-05-05

圖 / 嘉基工會提供

文 / 白惠文(嘉基工會 理事)

那天確實也很難想像我為甚麼會那麼多那麼深的怒吼。演講前後我都是極為冷靜,我在上台前也想了一些類似勞動環境問題是人本人權問題而不是菁英經濟問題的細節想法,可是上了宣傳車一拿到麥克風之後就被拋到九霄雲外了!

當我開始吶喊著我的演說約莫十五秒之後,也群眾因為紅燈停下來了,忽然間所有的人全部轉向宣傳車,路邊的行人也是。那種吶喊的聲調,就像是我把我身體內的能量在瞬間要炸開來的感覺,我忍著這種難以忍受的痛與全身的顫抖,控訴這一切該受詛咒的對象!我想要說的不是因為我個人的挫敗經驗,而那不應該是所有人該去面對的勞動異化。

站在宣傳車上的視野很不同,一大群慢走在總統府與全國商總的道路之中,樹蔭下的我們與高樓大廈的渺小,非常地直覺地讓我感受到我們是這資本主義叢林大廈下之一粟,是那麼的微不足道!

那叢林內對我的象徵直覺的認定這就是宰制我們的大型醫療機構,我們的醫療戰友們不是被疾病打敗,而是被市場化商業化的裙帶式資本主義協同下的醫療財團大神下作為每隔一段時間的獻祭品。

而我們今天到這裡來,我們不是代表嘉基工會而已,而是代表全國無數醫療機構受僱醫師。我很幸運地走過這條過勞的醫療責任,但是更看到我的同伴、學弟、學長姐相繼在過程中生病、中風、暴斃死亡、失能而不受聞問重視。

我今天是我站在這裡是「白醫師」,讓大家知道醫療勞動的嚴重問題,但是和大家一起走向這條勞動團結的路的我是「白勞工」! 我們要改變我們的勞動條件,可是沒有身邊一起勞動的團結,一起壓制資本主義大環境驅動下主治醫師與住院醫師的勞動條件,這一切只是緣木求魚而已。

認真負責勞動的我們應該有尊嚴不應該被剝削,而高齡化社會下辛勤過的勞動者不該連基本生活的費用都沒有著落,這是這次大會的訴求。但是我們每一個職種在企業中都有不同的問題存在,都要認真地面對我們的生存下去的問題。因此,在這裡我宣讀我們的嘉基工會這次口號:「要團協,推工會」。

謝謝大家!!


#資方拿出誠意進行團體協商
#結合醫療工會成立聯合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