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花絮
  •  1065
  •  列印本頁

「能行不退!嘉基工會遊行」 一位住院醫師的現場觀察

資料來源: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文章連結:https://www.civilmedia.tw/archives/75058

文 / 盧敬文(嘉義基督教醫院一般科住院醫師)

嘉基工會,能行不退!
你共體時艱,我血汗過勞!
還我年資津貼,我要加薪!

由於受訓的關係,筆者回到嘉義時,遊行已接近散場,不過從散場人潮來看,參與員工相當多,不論有無報名,連天橋上都擠滿了人。許多現存的醫療體系工會也都有代表到場聲援,包含高醫、輔英、屏基、北市聯醫;中正大學管中祥老師也和學生代表公庫前來採訪記錄。

其實若在台北,這次遊行就像小兒科一樣,利用午休時間(不是罷工)、沒有行動劇、沒有灑狗血、沒有丟雞蛋、沒有預期要製造的推擠衝突,非常溫和,僅繞了醫院門口忠孝路的安全島一圈。可是在南台灣,看到這麼多醫院員工願意站出來(即便他們剛開始不敢拍照、不敢報名),而且現場絕大多數都不是醫師,的確非常難得。

訴求口號聽不到「剝削」、「左右」、「剩餘價值」或「公平正義」,而是明確實在的要求。其實勞工要求一個可以吃飽的麵包,天經地義,何時台灣社會讓這件事變得難度這麼高?是台灣的勞工太溫良躬儉讓,抑或慣老闆吃人夠夠?

遊行開始前,工會理事長發言時詢問在場有醫師嗎,有醫師舉手之後,現場響起歡呼聲。醫師普遍薪水較高,也常被認為是醫療團隊領導者,較具社會地位,站出來可能讓其他員工感到支持,這歡呼聲的確帶有多重意義。

雖然是一些機緣讓這間醫院的員工同在一條船上,就算不同職業類別,團結爭取權益,並不妨礙自身利益,而是「一起一起」,要好大家一起好,畢竟我們有共同的老闆。跨職業類別的團結,不只是爭取自己專業群體的利益,更積極的意義在於,不讓資方操作專業間的分化,製造矛盾,一一擊破。雖然立足點的薪資在市場上不盡相同,但在同一條船上時,期待能獲得相同的福利與加薪,雨露均霑。如果我們真的是一個互助的團隊,又怎麼捨得看別人受苦,只有自己好呢?

遊行結束後的下午,工會入會申請突然爆增(雖然原本就有1,400多會員),可見意識到自己是勞工、具備勞動意識,並願意爭取自己的勞動權益,是一個漫長的過程。理事長說其實不希望一次動員太多人,這次已經有三、四百人站出來,不過若資方態度不變,預期仍有動員的機會。

參與的工會成員強調這場活動真的很乾淨,意指拒絕了多數政治人物收割的機會。不過嘉基工會早已進攻重要的灘頭堡,如插旗嘉義市醫師公會,如何從醫療體系基層的工運走到醫療公衛政策的變革,值得我們繼續關注。有工會的醫院怎麼不會是好醫院?工會能在資方疏忽時,提醒資方不要忘記照顧員工的責任,員工生活不辛苦,才能專心照顧病人,這難道不是好醫院的條件嗎?

附錄:
嘉基工會理事長趙麟宇醫師,於遊行前發言內容。

謝謝大家在這個PM2.5這麼高的時候,在大中午大家跑出來這樣,有關這次我們上街頭的訴求,我相信大家都已經非常了解,就是大家手上拿的加薪百分之五,還有年資津貼返還,我們工會已經成立兩週年了,為了這次的協商,資方沒有認真的提出一個對案,所以我們也辦了這樣遊行的活動,我一開始的時候,寫了一個e-mail給我們在場醫師的族群,我可以請問在場有沒有醫師嗎?(現場響起歡呼聲)好,謝謝,我提醒醫師們,現在我們大家都在要求加薪,那麼你是不是應該要挺身站出來,為我們的基層員工挺身站出來,加薪百分之五,因為我們今天加薪百分之五通過的話,你醫師加的薪水比別人還要高,收到這個e-mail以後,就有醫師捐錢給工會,贊助這個活動,也要出來參與我們的遊行。這個事情我還沒有那麼感動,有另外一個說法,在我們的同事,在我們的會員之間,他們流傳著一種耳語,讓我更加感動,「你們去看都有醫師他們也不在乎加薪,加那麼一點他們也不會在乎,他們也願意站出來幫你們爭取加薪,那你們自己基層員工怎麼可以自己不站出來為自己的權益發聲」(會員們:對!),這個就是讓我最感動的地方。

我們工會成立兩週年,我們是一個企業工會,我們有不同的職等職級,有的人賺得錢比較多,有的錢賺得比較少,我們一開始就非常的在意,我們是不是能夠把各種職等職級,大家所關切的東西可以通通都把他理解到、關切到。在成立兩週年,我們的遊行之前,在我們歷經這樣考驗的時候,我可以說是的,我們一個企業工會,我們所有的會員,各職等職級之間,大家能夠有一個彼此合一的心,互相為彼此的權益來犧牲奉獻,一起彼此互助的心,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們嘉基這樣的工會,已經達到互助,然後打破職等職級之間這種利益衝突的努力,所以我想這個時候,我們應該給我們自己一個掌聲(現場歡呼)。

昨天啊,有一個會員說,他/她經過好幾個醫院,他/她覺得我們嘉基好像不是那麼血汗啊,當我們呼喊說「你共體時艱,我血汗過勞」的時候,他/她感受不到什麼樣叫做血汗。我告訴各位什麼叫做血汗,我告訴各位什麼樣叫做血汗,我們禮拜一開會的時候,開職安會的時候,我們有同仁說,他/她的主管還是在跟他/她講說:「我們單位呢,如果有延長工時的話,希望你還是主動報補休,不要報加班費」,我們的各單位還有這些事情的存在,我們的員工還有他/她自己的權益,他/她不敢自己提出來,所以這樣的員工,他/她上班的時候,他/她的心是扭曲的,他/她怕一提出來之後,他/她的績效受影響,他/她的考績受到影響。所以我要告訴大家,這個地方到底血汗不血汗,當我們自己的價值觀在上班的時候,不能按照合法的條件去要求的時候,我們的心是扭曲的,我們的價值觀是扭曲的,這就是血汗。因為為了那麼一點點的錢,為了那麼一點點的薪水,我們犧牲我們的尊嚴,我們對的事情不敢說,我們對的事情不敢做,這樣對嗎?這樣不對,所以我謝謝各位今天大家站出來,工會就是要會員站出來,表達自己的聲音,對的事情就是要說,對的事情就是要做,大家說好不好?(會員們:好。)

 

筆者側記:

1. 遊行前還先進行了禱告,內容是主禱文的延伸,不過從一位非基督徒的觀點,勞資雙方其實都在對同一位神禱告,一如十九世紀的歐洲。

2. 遊行唯一的背景音樂,是吳易澄醫師填入台語歌詞的「悲慘世界」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

3. 遊行主標題「能行不退」的典故出自哪裡,也很令人好奇。

 

【專訪嘉基工會】《燦爛時光會客室》第193集:我們都是勞動者 嘉基工會推醫界勞資平權

【本事】不滿院方無視工會訴求 三百名嘉基工會成員上街抗議

【系列報導】
過勞的醫師怎麼了?(一)打怪的學習歷程讓我失去了理想
過勞的醫師怎麼了?(二)專業的醫師也是勞工嗎?
過勞的醫師怎麼了?(三)過勞的醫師怎麼辦?

【延伸閱讀】

【512護師節】2012~2016護理師年年抗議,促正視血汗醫護!
誰來救即將倒下的醫護人員?∣ 公庫電子週報第十二期

八仙塵爆「救人第一」 但誰來救將倒下的醫護人員?
【八仙塵爆】基層護理人員做惡夢:怎麼救都救不完
救塵爆傷患 醫生工時迫延長 民團促衛福部正視慘況

醫學生實習要受勞動保障 高醫大生遭剝削 無薪工作一年
實習醫生要納勞健保 職災、過勞才有保障
護理師「陳怡君」被自殺 基護工會:衛福部無所作為